无限接近,永不相交

人生天地间
忽如远行客

一蓑烟雨任平生

一望可相见,一步如重城。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

此爱翻山海,山海俱可平。

可平心中念,念去无自唏。

但可寻所爱,永不弃已心。


心中总是抱有一丝哀愁
一丝淡淡的不易察觉的哀愁
来之无形
去而无影
无法宣之于口
无法告知与人
只能默默地
默默地由它而去

久雨生青石 青石覆古巷

我们之间的深情
已经在很久之前用磬
往后的青霞与月明
都是别人的浮光与掠影

关于你的一切

已经过去

再也找不回来

一切痕迹

隐隐淡去

就像从未发生过

你从未来过

花从未开过

顾城《错过》

隔膜的薄冰溶化了

湖水是那样透彻

被雪和谜掩埋的生命

都在春光中复活

一切都明明白白

但我们仍匆匆错过

因为你相信命运

因为我怀疑生活

愿做你生活的旁观者

像安静的水流

并不企图进入你的禁土

希望你生活的地方天足够蓝

阳光足够好

街边的小吃店足够好吃又卫生

回家的路灯总是亮着

我并不打算弄懂你的悲喜

就像你也不懂我的

只是你应该知道

安静的水流

它总是在那里

1 / 5

© 未了 | Powered by LOFTER